鱿鱼鱿鱼

默默的吃瓜

悄悄的摸鱼

沉迷基三摸宠物奇遇_(:з」∠)_

【奈她】当樱花盛开之时#8

  第八章
  樱从昏迷中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樱睁开异常沉重的眼皮,看到周围的一切。她现在躺在一个很普通的屋子中,虽不如人见城里的华贵,却给她一种温馨的感觉。樱稍微动了动自己有些酸软的手脚,有些吃力的坐起身。而刚进屋的戈薇就看到了这一幕,有些担心的说:“樱你怎么坐起来了,伤还没好呢!”
  “戈……薇?”应该是许久未饮水的缘故,樱的声音十分沙哑,戈薇见此情况,在背包中翻出了她的水杯,扭开水杯的盖子,将水倒入盖子中。戈薇将盛有水的盖子放到樱的嘴前,樱便就这戈薇的手饮下盖子中的水。喝了水的樱感觉好了一些,喘了口气后对戈薇说:“谢谢。”
  “樱,你没事就好!你之前身体里所中的瘴气我已经帮你全部净化了,但是你被瘴气所腐蚀的伤口可能要一段时间才能够好。”戈薇看着身上缠着很多绷带的樱。
  樱看着自己扎满绷带的右手,稍微动了下,虽然痛,但做些日常动作时不影响,不过挥刀就……樱的目光一沉但还是回答道:“没事。”
  “诶,对了奈落他怎么会攻击樱你呢?”戈薇带着歉意的目光看着樱,樱闻言轻皱了下眉答道:“不知道。”
  果然是因为樱帮助了他们才遭到奈落的攻击的,可恶,奈落那个无耻之徒。戈薇心里这样想着。
  “那个……樱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接下来……养好伤就离开,不能太麻烦你们。”
  “这个不麻烦,樱你是因为我们而受伤的,所以……”
  “所以?”
  “之后可以和我们一起行动吗?”
  “?”
  “我知道樱你很强,但是奈落那个卑=鄙小人,喜欢在背后搞小动作,就像这一次……”
  “……”
  “如果和我们一起行动就有个照应!樱一个人的话我很担心……”
  “好。”
  “而且我们……咦?樱你答应了!”戈薇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的,但樱她居然答应了。之后戈薇又跟樱说了些什么后,就让樱好好休息了,自己也退出屋内,想给樱一个安静的环境。
  “戈……”其实我有点饿。樱躺在床上抬起手想说的,结果戈薇很快就出去了,没有给她说的机会。
  戈薇风风火火的跑出去,就把樱答应和他们一起行动这件事告诉了大家。
  “樱小姐答应了?真是荣幸,如果能给在下生……”弥勒还没说完就被珊瑚用飞来骨打了下头。
  “什么嘛,怎么就让她和我们一起行动。”犬夜叉有些不耐烦的说。
  “犬夜叉你这是什么态度嘛?”
  “切。”
  “我为什么觉得犬夜叉一直对樱小姐不太友好。”七宝看着犬夜叉的脸说。
  樱在床上躺了一会,真的觉得饿得不行了,从床上坐起身,活动了下手脚,觉得自己能走了。便将放在她身旁的衣物穿上,然后有些艰难的站起身,走出屋子。拉开门,被正午的阳光刺了下眼睛,整个人有些恍惚,跌坐在门口。
  “樱姑娘,你没事吧!”珊瑚看到坐在门口面色苍白的樱,担心的上前查看情况,其余的人也围上来询问情况。
  “诶,没事……”我饿了!
  “樱,你应该好好休息的,怎么能随便出来走动呢!”戈薇有些不满的说道。
  “没关系,其实并没有看上去的严重。”
  “樱小姐还是不要逞强了,对了这两位是我们的同伴,犬夜叉和珊瑚。”弥勒不赞同樱受了伤还随意走动的行为,不过借此机会他向樱介绍了犬夜叉和珊瑚。
  “犬夜叉,珊瑚姑娘你们好。”樱对他们点了点头并微笑。不知道为什么犬夜叉看到这个微笑感觉有些发毛,总觉得眼前的樱像他认识的某个妖?咳咳,不存在的。樱看着犬夜叉涣散的神色,疑惑的问:“他怎么了?”
  “额。”众人一脸无语的看着犬夜叉,犬夜叉也好似感觉到众人的视线,回过了神,尴尬的挠了挠头。
  “多谢樱姑娘对戈薇和弥勒大人的相助。”珊瑚选择打破尴尬。
  “举手之劳,而且你们不是也救了我吗?”樱温柔的笑着。
  犬夜叉看着这个笑,头上的耳朵抖了抖。
  “樱你先进去休息吧。”戈薇说。
  “那个我……”樱还未说完她的肚子就帮她回答了。众人听到樱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纷纷露出了然的神色。
  “咳,樱小姐是肚子饿了吗?”弥勒说出这句话后觉得自己有点傻,樱她已经躺了三天了,会饿是理所当然的。
  戈薇听到樱饿了,便打了个响指说:“对了今天我妈妈让我带便当给大家吃,正好现在樱饿了,那就……”说着就从包中拿出了一大份便当。
  “便当?”樱因为饿了所以对吃的东西十分感兴趣。
  “嗯!”戈薇将便当递给樱,顺便帮她打开了便当。樱看着怀中各式各样的菜式,非常好奇的夹起了其中一块像肉其实就是肉的东西放入嘴里:“唔,好吃。”
  “是吧!我妈妈做的饭菜超好吃!”戈薇笑着说。
  其他人看着有些眼馋,樱再吃了一个热狗之后,看到周围人的神色,提议道:“要不我们一起吃吧。”七宝闻言连忙点头,弥勒和犬夜叉也有些跃跃欲试。
  “不行!樱可是伤员你们怎么可以和伤员抢食物呢!”戈薇否决掉了樱的提议。
  “唔,戈薇QAQ。”
  “不行!下次我再带给你们吧!”
  七宝还想说些什么,这时一个小章鱼跑到了它的面前,七宝定睛一看,原来是樱夹了一只小章鱼到它面前。七宝看着小章鱼,一口吃掉。“最喜欢小章鱼了!”七宝边嚼边说道。
  “乖。”樱揉了揉七宝的头说。
  “樱你吃吧,吃完就好好休息!”再喂了好几次之后,戈薇将还在讨食的七宝抱起,对樱挥了挥手。
  樱见此道了谢后准备拿着便当进屋里,在转身时犬夜叉叫住了她:“喂,这是你的刀吧。”犬夜叉将一直放在他身上的阴刀拿出递给樱,樱沉默的看了阴刀一会,放下便当,接过刀。犬夜叉见她犹豫不决的样子,以为是反应阴刀上的瘴气,便说:“刀上的瘴气戈薇已经将它净化了,不用担心。”樱听到犬夜叉的解释眯眼笑:“谢谢你了。”
  “……”犬夜叉又再一次看到了她的笑,还是专门对他笑的,炸了下毛后溜了。
  “唔,樱别在意犬夜叉他……”戈薇看着犬夜叉发神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他挺可爱的~”樱用左手拿着刀,用袖子捂住嘴说。
  樱回到屋里将阴刀摆在床旁边,而她坐在刀的前面,打开便当盒,看着刀吃起了便当。
  “奈落,呵……”
  奈落坐在屋子里打了个喷嚏,神乐见状在线吐槽:“原来妖怪也会生病啊?”
  然后结果就是神乐被奈落捏心脏,神乐心一痛,脑中骂了奈落一万遍。神无看着被捏心脏的神乐说:“神乐。”
  “?”
  “下次可以不说出来。”
  “!!!”
  待樱回屋休息,戈薇他们在一颗树下找到了刚刚溜走的犬夜叉。戈薇看着神色不明的犬夜叉:“犬夜叉你今天有些奇怪。”闻言犬夜叉像被踩住狗尾巴的从地上跳起来说了个:“没有!”
  “真的很奇怪。”
  “奇怪啊。”
  “你们……不觉得那个叫樱的长得很像谁吗?”犬夜叉有些吞吞吐吐的说。
  “好像是有点……不过不记得是谁了。”戈薇闻言也若有所思。
  “不过,不管樱小姐像谁也改变不了她帮助过我们的事实。”弥勒说。
  “不过还是很在意啊……”
  “犬夜叉你还是不要想太多,以你的脑子。”
  “喂,弥勒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
  ……
  打闹了一会后,戈薇说:“那我们要不要告诉她,她身体里有四魂之玉碎片的事……”
  —樱来到风之村的那个晚上—
  戈薇他们守在樱旁边,戈薇对众人说樱的身体里有四魂之玉碎片,犬夜叉说直接取出来不就好了吗?
  戈薇闻言摇了摇头道:“上面好像被附上了结界。”
  “这不是很简单吗?我用铁碎牙将结界劈开,然后……”
  “不行!这样会伤到樱的。”
  “犬夜叉,用这么粗鲁的方法是会伤到樱小姐的,甚至会要了樱小姐的命。”
  “这……你们想怎么办。”
  “我已经将樱体内的四魂之玉碎片净化了,先放在她身上吧,我们去寻找能破解结界的方法。”戈薇看着遍体鳞伤的樱说。
  —tbc—

【奈她】当樱花盛开之时#7

  第七章
  杀生丸阻止了樱对玲的攻击,之后便从天上落下,挡在铃和阿哞前面,他看着面前袭击他下属的‘人类’,抽出了了腰间的斗鬼神。
  “是杀生丸啊。”樱打量了眼前的杀生丸许久开口说。若不是那小女孩说出了杀生丸的名字,樱凭长相还真是认不出来了,不过气息还是如以前一般,或是说身上的妖气比从前变得更加强大了。
  “你变成了人类?”杀生丸脸上还是保持着冰冷的表情。
  “算是吧……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过招。”樱晃了晃手中的刀,轻笑着说。
  “哼!”杀生丸握紧了手中的斗鬼神,挥出几道能量向樱冲去。樱见他如此,便将阴刀横在自己面前,做出防御的姿态,随后斗鬼神发出的能量将她吞噬。
  “区区人类竟敢来挑衅我们的杀生丸大人,真是不知死活。”邪见拿着人头杖走到玲和阿哞旁边。
  那道能量将所经过的地面撕裂,人若是受到那种程度的攻击可想而知。但是,那能量消失后,樱还是保持着原来的防御姿势站在原地,好似刚刚杀生丸的攻击从未出现过。樱撩了撩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道:“绝对防御。”
  绝对防御?!杀生丸瞳孔一缩,绝对防御乃他父亲所教他的第一招,也是最基础的招式。杀生丸双眼紧盯着眼前的樱,观察她下一步要出什么招。
  樱面带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妖,提起刀便向杀生丸跑去,之后一刀打在了杀生丸的斗鬼神上。杀生丸便也执起斗鬼神,迎接樱的一击。
  ‘咚’杀生丸看着两刀接触的部位,这一击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冲击力,而是轻而易举就能接下的攻击。抬起头看着发起攻击的那个人,理所当然的想到,会不会是因为成为了人类攻击变得如此之弱。
  “呵。”樱看到杀生丸如此轻敌的样子,冷笑出声,然后将劈向杀生丸的刀一偏,沿着刀刃向下滑并架到杀生丸的脖子上。杀生丸看着架着他脖子的刀,将身上的妖气释放,将樱连人带刀弹开。樱向后退了几步,将刀插到地上稳住了自己。稳住之后,将刀抽出用妖力凝聚在刀上,向杀生丸发起了攻击。杀生丸看着这向他袭来的一道道用妖力凝聚的刀刃,扬起斗鬼神将它们一一斩断。过后杀生丸再看向樱所站的位置发现人已经不在了,可以周围属于她的气味还未消失,这就说明樱没有离开还在他附近。
  杀生丸用眼睛环顾左右,判断着樱的出现位置,邪见看此情况开口说:“怕了吧,像个逃兵一样溜走了吧,不愧是杀生丸大人……”
  “闭嘴。”杀生丸眼睛里发出冷意毫无保留的射向邪见,刚说完樱便从天上提这刀向他砍来。杀生丸如同刚刚一般执起刀迎向樱的攻击。
  ‘咚’虽然是与之前碰撞的声音相同,但樱击打他刀的力度完全不同,即使他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还是被这力量一惊,而他站在地上的脚向后退了一段距离。樱一收力,便用阴刀的刀柄敲向杀生丸握着阴刀的手,樱将妖力附着在刀柄上,接触杀生丸的手时使得他手一麻,松开了手上的斗鬼神,而樱顺势又将刀架在他脖子上,只不过这次是刀背。
  杀生丸看着她没有说话,樱收回架在杀生丸脖子上的刀道:“虽然妖力比以前更强了但是……”樱没有继续说下去,转头看向掉在地上的刀:“你认为拥有了强大的刀就代表你很强大吗?连我的基础攻击都无法破解,这就是你所需要的强大?”
  “……你来就是为了对我说教?”杀生丸道。
  “……”樱将阴刀收回刀鞘:“不是,对了你的左手是怎么回事?”樱看着杀生丸左臂。
  “不用你管。”
  emmmm,叛逆期?樱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只到她的腰部,现在已经高自己一个头多的翩翩少年(?)。杀生丸看着樱脸还是那张脸,,忽略掉头上碍眼黑发就是他姐姐本姐了,两人对视了一会,被一阵嗡嗡声给转移了注意力。
  樱转头看向嗡嗡见的最猛胜:“这个妖怪好像不能给你们当食物。”
  “嗡嗡嗡”
  “不行。”
  “嗡嗡”
  “乖。”
  杀生丸看着那只在樱身边飞着的最猛胜,脸上冷意更盛:“这是奈落的虫子?”
  “可以这么说,对了我还有事要走了,下次再见吧。”樱看着杀生丸转身挥了挥手,边走边说。杀生丸看着樱远去的背影,回过头来抽出插在地上的斗鬼神。
  “杀……杀生丸大人,那个人类竟敢……”
  “邪见,以后留下。”杀生丸看了一眼受了伤的阿哞和差点被波及到的玲。
  “诶,杀生丸大人!”邪见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杀生丸。
  ——
  樱跟着最猛胜寻找新的猎物给最猛胜当做今天的食物。然而,没走多久她便遇到了奈落,樱看着这个被淡紫色结界包围着的男人嗤笑道:“怎么这次的猎物是奈落大人吗?小最猛胜,你今天的口味真是……”说这用左手抚摸这腰间的阴刀,她闻着气味,眼前这位绝对不是傀儡,而且奈落本人。
  “樱大人最近太过辛苦了,我来让大人休息几天。”奈落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看得樱有些发毛,扯了扯嘴角后抽出腰间的阴刀,指着奈落:“奈落,你……”
  还未说完话樱便感到自己握住阴刀的手一痛,就松开了手上的阴刀。被她丢下的刀被瘴气包围着,半个刀身插入了地下。而樱的手也被那瘴气所伤,樱看着手上渗着黑色瘴气的伤口。
  奈落看到樱的情况,便从身下伸出触手向樱的方向伸去。樱见此想向后躲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弹不能。奈落就轻而易举的将她用触手捉住了,并将她拉到自己面前。
  在樱的手被被瘴气所伤时,戈薇突然感觉到了某个方向出现了四魂之玉碎片的气息。
  “突然出现的四魂之玉碎片吗?”弥勒思索了一会说。
  “是的而且那个感觉还是十分浑浊的碎片。”戈薇重重的点头。
  “十分浑浊?哼,肯定就是奈落那个混=蛋手中的四魂之玉碎片。”犬夜叉兴奋的说。
  “那我们赶快去吧。”珊瑚一心想给家人报仇,而且琥珀还在奈落手上。
  四人以他们最快的速度赶向散发四魂之玉碎片气息的方向,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奈落用触手将樱给勒晕。
  “樱?!”“樱小姐?!”戈薇和弥勒看到奈落触手上的那个人类女子不就是前几天他们的救命恩人吗?见她被奈落了勒晕担心的出声。
  “她就是你们说的救命恩人?也不怎么样,居然败给了奈落这个家伙。”犬夜叉虽然这样说着还是将腰间的铁碎牙从刀鞘中拔出指向奈落:“喂,奈落你这个卑鄙小人快放开她。”
  “是犬夜叉啊。”奈落在他们之前发出声音时就看着他们这个方向。他将樱拉到自己身前,用食指挑起樱的下巴,再用拇指狠狠按压樱的嘴唇,轻蔑的对四人说:“这就是帮助你们的下场。”
  “你……”戈薇看着奈落这么对樱气愤的说不出话来。
  弥勒则是握住了手中的念珠,奈落看到了这一幕,勾起了嘴角:“怎么弥勒法师你是想将最猛胜吸进去中毒?还是想将我和樱小姐一起吸进你的风穴里呢?”说着将自己的掐住樱的脖子,昏迷的樱还是能感觉到脖子上的压迫力,轻咳了几声。
  “奈落你究竟要怎么样!”戈薇握紧手中的弓说道。
  “我奈落想要什么,你们不是应该很清楚吗?”奈落用猩红的双眼看着犬夜叉一行人。
  “可恶!四魂之玉碎片是绝对不会交给你的!”犬夜叉一脸愤恨的说。
  “哦~那么就可惜这位樱小姐了,好心帮助了你们,却落得这个下场,呵。”
  “奈落你这个混=蛋。”犬夜叉咬牙切齿的说。
  “……我答应你。”戈薇将怀中仅有的几片四魂之玉碎片拿了出来。
  “戈薇!”“戈薇小姐!”x2
  奈落轻笑一声让最猛胜去取戈薇手中的碎片,当最猛胜快要飞到戈薇身时。弥勒开启了手中的风穴将身前的一切吸入,差不多的时候弥勒轻声叫唤:“戈薇小姐!”戈薇反应过来,去出背上背着的箭羽,射向奈落的方向。在戈薇射出的同时,弥勒收起了自己的风穴,戈薇射出的剑穿过弥勒风穴吸来的障碍物,射向奈落。
  “唔。”箭准确无误的射向的奈落,因为净化之力,奈落无法保持人形,樱也从触手上掉落下来。珊瑚便让云母接住正要掉下来的樱,奈落看到这个情况,皱了皱眉,重新凝聚结界和身体,然后在瘴气的掩护下,消失不见,走之前还说了一句:“便宜你们了。”
  戈薇迎上来查看樱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糟糕,全身上下有很多处遭到瘴气腐蚀的伤口,右手尤为严重。而且,戈薇在樱的身上感受到四魂之玉碎片的气息,正是吸引他们来的那一片。戈薇将樱抱在怀里,净化这她身上的瘴气,但看着她逐渐苍白的脸色,弥勒意识到樱是失血过多了,便提议回风之村疗伤。而且弥勒之前为了就樱,用风穴吸入了不少最猛胜,可以说是中毒不浅。
  众人连连点头,在正要走时珊瑚发现了,插在地上带着瘴气的阴刀。
  “这不是樱的刀吗?”戈薇看到这把刀上的瘴气又联想到樱伤得最重的右手,便用自己的净化之力将瘴气净化后,抽出土里的刀,走向抱着樱的珊瑚,将刀插回樱腰间的刀鞘中。然后弥勒觉得樱是伤者背这个太重了,就让犬夜叉拿着。
  正在回人见城的奈落已经恢复好自己刚刚被戈薇射穿的身体。虽然被犬夜叉他们摆了一道,但是现在奈落看上去的表情不像是生气。
  包裹在结界中的奈落将自己摸过樱嘴唇的拇指轻轻的抚摸自己的嘴,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奈落将拇指掩盖在四指之下,最后握成了一个拳头,奈落看着这个拳头沉默不语。
  神乐看着奈落把自己关在屋子中瘪了瘪嘴对神无:“他又发什么神经?”
  “……”神无不说话。
  —tbc—

【奈她】当樱花盛开之时#6

第六章  桔梗
当犬夜叉将珊瑚带回来时,便看到两人在低头沉思,而七宝正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发愣,犬夜叉一脸疑惑的走过来问道:“戈薇弥勒你们在发什么呆啊。”
“犬夜叉你回来了!”因为犬夜叉的出声,唤醒了正在发呆的七宝。
“犬夜叉!”“犬夜叉。”戈薇和弥勒两人相继道。
“对了!戈薇你的手怎么样了。”犬夜叉看到戈薇时,想起之前戈薇手臂上被那个叫琥珀的小子划了一刀,有些担心的上前查看。
“诶,这个嘛,已经包扎过了,没事了。”戈薇看到犬夜叉担心的表情,摆了摆手示意她没事。
“已经包扎过了?”犬夜叉还是有些不相信,捞起戈薇受伤那只手的袖子,发现确实被包扎过了,血腥味也淡了很多。戈薇见他盯着伤口看,便抽出手,将他刚刚捞起的袖子拉下:“都说没事了。”
“额,对了弥勒不是中了最猛胜的毒吗,要不要紧。”犬夜叉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转头询问弥勒的情况,之前弥勒为了掩护他离开,开启风穴吸入了很多的最猛胜。
“已经好多了。”
“啊?”
听戈薇和弥勒述说他们遇到的那个救他们的大夫后,犬夜叉有些怀疑的问:“她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嗯,当时那群妖怪正要攻击我,樱三两下就将那妖怪杀死了。”
“切,这种事我也能做到。”犬夜叉双手抱胸。
“……”戈薇有些无奈的看着犬夜叉。
“犬夜叉你可以使用妖力,而樱小姐只是个普通人。”弥勒拍了拍犬夜叉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犬夜叉真是小孩脾气,连这个都要比。”七宝掩着嘴笑着说。
“七宝你说什么?”
“哎,戈薇犬夜叉又欺负我。”被砸了下头的七宝连忙跳到戈薇的肩上,向戈薇告状。
“犬夜叉!”
打闹了一会后,弥勒出声说:“没想到,樱小姐可以用那种方法解我的毒,她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大夫了。”
“是啊。”戈薇感叹道。
--
另一边,与戈薇他们告别之后,樱突然想到奈落好像是叫她去接触戈薇,那么她这样算不算接触呢?看着在她头顶上嗡嗡叫的最猛胜,“就这样吧,先去给你们找找食物。”
将最猛胜的晚餐,樱便返回人见城,喂食了那么多天的最猛胜,她对这条路已经很熟悉了。只不过这次好像有不一样的气味,樱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比以往更为强烈的泥土气息,走到人见城前。看着游荡在城门口的白色虫子,那些虫子好像想进入城中,但是靠近时被奈落布下的结界给消灭。
樱无视它们直入城中,走进城主府时守护在门口的卫兵对她鞠了一躬:“欢迎樱大人回来。”一如往常的场景,樱开口:“今天有什么人来到城内吗?”
“回樱大人,今天城主大人请了一位巫女进城驱邪。”
巫女?驱邪?怕不是奈落一直在神无镜中看着的女子,樱走进城主府,看到了庭院中相谈不欢的两人开口说:“怎么,我回来得不是时候吗?”
原本在说话的两人,闻言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樱面带微笑走到奈落身边,奈落看着她说:“没有。”
“奈落大人,这位巫女大人是?”
“五十年前守护四魂之玉,却被自己心上人杀死的巫女桔梗。”奈落带着轻蔑的笑看着桔梗,仿佛在嘲讽她的愚蠢。
“这样啊。”樱有些兴趣缺缺的说。
“……你明明是个人类,为什么要跟着奈落这个妖物。”桔梗打量着樱,明明应该是个普通的人类,却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嗯…为报救命之恩。”
“哼,奈落也会救人性命?怕不是把你当做是可利用的棋子罢了。”桔梗说。
“桔梗,你这是想挑拨我和樱的关系吗?”奈落用猩红的瞳孔看着桔梗。
“.……樱?你说她叫樱?”桔梗听到听到奈落说这句话后,沉默了一会后出声。“呵,我知道了。”留下这句话后桔梗便离开了。
奈落与樱目送着桔梗离去,樱伸了个懒腰之后对奈落挥了挥手:“既然巫女大人已经走了,没什么戏看,我就先走一步。”当樱迈出第一步,奈落出声:‘今天让你去接触戈薇,你就是用这个方法接触的?
“奈落大人可没有说我应该怎么接触他们,所以我便用我的方法接触了,不行吗?”
“.…那么你觉得那个戈薇…”
“一个很好骗的小女孩,话说桔梗和戈薇身上的气息很像啊,脸也很像。”
“灵魂相同。”
“对了,桔梗就是你这几天一直在神无镜子里看的人。”
“我会杀了她。”
“杀?刚刚不就有很好的机会吗?还是奈落你动不了手?”
“.……现在还不是时候。”
“是吗。”见奈落这样说原来提起的兴致都被打消了,樱应了一句后就离开了院子。
待神乐做完事来到奈落院子时,看着奈落说:“奈落你这是什么滑稽的样子。”神乐看着奈落原来披散着的长发,被扎起来了,还扎了两边。奈落闻言看了神乐一眼,然后拿出神乐的心脏,捏。
神乐:卧槽,怎么提醒你还要被捏心脏
--
人见城外,桔梗背对着人见城的方向走着,突然回头往人见城方向凝视,轻声说:“奈落你真的知道鬼蜘蛛的心吗?”随后又继续向前走着。
  —tbc—

【奈她】当樱花盛开之时#5

  第五章  接触
  犬夜叉一行人因为戈薇说在这边感应到有四魂之玉碎片的存在,但靠近了一会又发现四魂之玉碎片的气息消失了。众人觉得天色已晚,决定到一个村落里休息一晚上。
  在村口,犬夜叉他们发现一位妇女和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姑娘站在村口,妇女在来回的走动,好像在等什么人。犬夜叉众人对视了一眼决定上前询问,当然弥勒法师首当其冲的走上前:“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啊,是法师大人,我家儿子昨天下午出去玩,直到现在都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那位妇女一脸焦急的对弥勒法师说,姑娘也在旁边点头应和。
  “姑娘不要担心,在下一定会将你们的亲人带回来的。”弥勒法师握起那姑娘的手深情的说到。
  “喂,弥勒你不要擅自替我们做决定。”犬夜叉双手抱胸看着弥勒一脸嫌弃的说。
  “弥勒法师又要开始了。”七宝跳到戈薇的肩膀上轻声说到。
  不过他们最后还是决定去帮两位寻找她们的亲人,正准备去时,发现一个小男孩一瘸一拐的向他们走来。待男孩走近了,众人发现他的手上脸上脚上,都被绷带包扎着。妇女和那姑娘看到男孩惊叫道:“原太!”并小跑上去查看他身上的伤:“原太啊!你终于回来了,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原太想回答她们,但是他已经走了一天一夜,精疲力尽的他看到亲人之后就瘫倒在地上,让两人吓了一跳。
  扶起原太,弥勒有些担心的上前查看,发现仅仅是脱力了而已,那姑娘背起原太向她们家的方向走去。妇女对犬夜叉一行人说:“快到晚上了,请诸位到我们家歇息吧。”
  弥勒法师点头说道:“打扰了。”
  过了一个时辰后,原太终于醒了过来,对他们解释了他的情况,他被一大群妖怪围攻,然后一位大夫斩杀了所有的妖怪救了他,还帮他包扎了伤口。
  犬夜叉闻言有些不屑的说:“这附近还有这么强的人类吗?”
  “犬夜叉!”戈薇发出不满的声音。
  “嗯!那位大人是一个很温柔很强大的人!我以后也要成为这样的人!”原太没有因为犬夜叉的质疑而生气,非常兴奋的说。
  “切。”
  ——
  话说仅仅是让樱做喂最猛胜这一件事是不可能的,奈落可不会让她这么清闲。于是,奈落通过最猛胜给樱下了个命令,就是去接触犬夜叉身边的那个穿着奇装异服且拥有着强大灵力的女孩。樱感觉自己有些头疼,她宁愿去面对强大的妖怪也不想去接触拥有灵力的巫女。
  不过既然奈落叫她去做就做吧,就当做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樱这样想着,也跟这最猛胜找到了那个叫戈薇的人类女孩所在位置。戈薇被琥珀用镰刀划破了手臂,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樱挥了挥手示意最猛胜离开,一同出现肯定会引起对方怀疑。
  戈薇跌坐在地上,感觉到前方的树丛有微微的颤动,戈薇以为是妖物什么的,有些害怕的向后挪动身体。
  樱看到戈薇这有些可笑的动作,从树丛中走出,上前询问她的情况。
  “请问发生了什么?你没事吧?小姑娘。”樱走到戈薇的面前蹲下来对她说道。
  戈薇看到来者是一个漂亮的人类女子时,稍微放下了悬在上头的心。但由于刚刚过于紧张,按压在伤口上的手有些用力过猛,使得更多的血从伤口里流出。樱感觉到空气的血腥味更加浓重了,但让她在意的并不是血腥味,而是逐渐靠近她们的一股妖气。
  樱站起身,有些警惕的抚上腰间的刀,果不其然,从四面八方冒出了一大群妖怪。樱看着向她们袭来的妖怪,抽出腰间的刀,将它们斩断。戈薇看到她游刃有余的对付妖怪,突然感觉一阵安心,就像犬夜叉在她身前保护她的样子,想到这里戈薇的思绪发散出去。
  樱将所有的妖怪杀光,回头看到的却是戈薇发呆的样子。她将阴刀收入腰间对戈薇说:“小姑娘,在这种妖物众多的地方受伤可是很危险的。”
  这句话说出来,打断了戈薇的思绪,她终于反应过来。只见樱在她面前蹲下,拉起她受伤的那只手臂说:“我帮你处理下伤口吧。”
  “怎么好意思……”戈薇刚把话说出口,樱却已经将她的衣袖掀起。可能是已经受伤了一段时间,伤口外围的一些血液已经与衣服凝固在一起,所以在掀起衣袖时,就有可能会撕扯到伤口。一瞬间的痛感让戈薇闭上了双眼,但紧接而来的清凉感又让她把眼睛睁开,看到眼前的人用沾了酒精的纱布给她的伤口消毒。
  戈薇有些发愣的看着樱的动作,直到樱将她的伤口处理好,看着在发愣的戈薇,樱轻声提醒:“小姑娘?”
  “诶,谢谢你啦!”戈薇看着自己已经被处理好的伤口,对樱道谢。
  “小姑娘,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樱见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站起身来说。
  “额,其实我有同伴在附近。”
  闻言樱对戈薇伸出手,戈薇将自己没有受伤的那只手递上,借力从地上站了起来。樱说:“你一个人不安全,我陪你去找你的同伴。”戈薇原本想说怎么好意思的,但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是点了点头。
  樱跟着戈薇来到弥勒所在的位置,许是吸入了不少最猛胜的原因,弥勒法师有些痛苦的瘫倒在地上,七宝在一旁非常担心的看着,却不能做什么。
  见到戈薇的归来大叫道:“戈薇!”弥勒听到七宝的叫声,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戈薇小姐……”
  “弥勒法师你没事吧!”看到同伴受伤,戈薇十分紧张的上前查看弥勒的情况。
  “弥勒法师为了帮犬夜叉牵制神乐,将好多最猛胜吸进了风穴,唔。”七宝略带一点哭腔的说。
  听到弥勒法师受伤的原因,戈薇有些手足无措,她并不知道怎么解最猛胜的毒。此时,她终于想起了陪着她的樱,戈薇转头看向樱:“樱,你有什么办法救法师大人的吗?”
  樱走到弥勒面前,跪坐下来。上下查看了弥勒的情况,樱思索了一会,从药箱里取出两个药丸,递和戈薇:“试一试。”戈薇看着自己手中的药丸,看着弥勒,弥勒也看着戈薇手里的药丸,点了点头。
  “这么相信我吗?不怕我给你的药是毒药吗?”樱看着弥勒吃下药丸轻笑着说。
  “既然是戈薇小姐所相信的,我也一定相信。而且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是吗。”弥勒说。
  “这样啊……”
  弥勒吞下药一段时间后,脸上的表情先是舒缓了一下,但之后却变得十分痛苦,他咬着牙,脸也变成青紫色。樱见状,用手扼住弥勒那只拥有风穴的手,再用另一只手凝聚妖力,将弥勒体内的毒引导到他的食道处。之后,便是给了他腹部一拳。这一拳狠狠的打在弥勒身上,弥勒“哇”的一声吐出了带着毒素的血液。吐出毒血后,弥勒在不断的喘着气,但就面部来看,情况好了不少。
  戈薇和七宝刚刚的心情,犹如过山车般的上下起伏,看到弥勒吐出黑色的血之后脸色逐渐回复了正常,七宝有些不敢置信的说:“好……好厉害。”
  “樱,你好厉害!”
  “这个毒,能不碰最好不碰。”樱放开弥勒的手说。
  “多谢这位姑娘了。”弥勒闻言从地上站起来,身体还有些虚弱的原因有些摇摇晃晃,他对弥勒鞠了个躬并牵起樱的手:“姑娘于在下有救命之恩,不如在下以身相许……”
  七宝和戈薇:“弥勒这家伙又来了……”
  樱抽出手对弥勒笑了笑说:“抱歉。”
  “咳,姑娘好医术,刚刚给我吃下的药,一颗是能补充体力的药,另一颗是毒药吧。”
  “毒药!”七宝和戈薇非常惊讶。
  “虽然这个毒药有着与最猛胜不相上下的毒性,但却能与最猛胜的毒性相融合并且减弱了毒性。不知道姑娘用什么方法将毒血引到喉咙,使在下将它吐出,但在下不得不惊讶姑娘的医术。”
  “你比看上去的要聪明。”樱说。
  听完弥勒的这番话后,戈薇和七宝便用非常崇敬的眼神看着樱。
  “既然你已经找到了你的同伴,我就先走一步了。”樱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后打算离开。
  “等……”戈薇原本想说一些挽留她的话,但却没有什么好的理由,他们有犬夜叉不缺保护。樱很强,应该也不需要犬夜叉的保护。也不能用弥勒法师风穴的事来将她留下,她没有理由无条件帮助他。戈薇放下刚刚抬起一点的手,看着樱慢慢走远的背影。
  “戈薇小姐,你的手臂……”
  “没事了,樱已经帮我处理过了。”
  “强大的大夫,让我想到之前村子里原太口中说的那个人。”
  “!”
  “温柔又强大吗……”弥勒思索这着之前樱对他的态度。
  “我觉得樱很温柔啊,只是……”可以对任何人温柔,也可以对任何人冷漠。
  两人相视无言,七宝蹲在戈薇肩膀上,不明所以。
  —tbc—

【奈她】当樱花盛开之时#4

  第四章  对战与治疗
  神乐看着眼前弱不禁风的人类女子,将握在手中的扇子展开,送了樱几道风刃。樱见对方先动了手,举起手中的刀,将向她袭来的风刃斩断。神乐有些惊讶,因为单凭普通的刀是无法将她的风刃斩断的,于是她便怀疑是奈落给樱的那把刀有问题。想到这里神乐提起因为对方是人类女子而放下的警惕,警惕的看着樱,或者说看着樱手里的阴刀。
  见神乐久久未动,樱便有些按耐不住决定先发制人。她提起手中的刀向神乐冲去。神乐还是盯着樱手里的刀,直到樱离神乐不到三米,神乐后退了几步,挥舞起手中的扇子,发出的风刃向樱手中的刀袭去。
  樱再次扬起刀,做出防御的姿态,碰到阴刀的风刃一一消失,而未经过樱的风刃将地面划出几道印迹。此时神乐终于想起昨天晚上,樱幻化出屏障将她的风刃阻挡的事。樱见神乐神识发散,便将妖力附着在阴刀上,朝神乐挥去。
  神乐感觉到一阵杀意,抬头一看一道不由她控制的实体的风,不,或者说是由妖力凝聚成的风,向她靠近。看到这个场景神乐暗叫一声不妙,借助自己仅能控制的风,向后一跃,落在不远处的树上。待神乐再看她之前所站过的地方,有 一道深入地下的痕迹,那便是樱刚刚向她劈去的妖力。
  樱看着站在树上的神乐将手中的阴刀收入刀鞘,转过身对神乐摆摆手道:“不打了。”
  神乐从树上跳下见樱这般表现问:“为什么不继续打。”
  “于没有战意的家伙对战,就算赢了也不会有快感的。”
  “……”
  “果然还是很想和奈落对战一场啊~”樱抚摸了下腰间的刀,将视线落到坐在不远处观战的奈落身上。
  “……总会有机会的。”奈落见她还有与自己一站的意思开口提醒:“不过你不要忘了你的任务。”
  “奈落大人交给我的任务当然不会忘记,对了,随便杀什么都可以喂最猛胜吗?”樱面带微笑的看着奈落说。
  看着樱略带戏谑的眼神,奈落想着:这女人不会想将我喂给最猛胜吧。想到这里奈落开口:“最猛胜会带你去斩杀它喜欢吃的妖怪。”说完这句话奈落便用你不要打其他主意的眼神看着樱。
  “噗,好吧我知道了。”说完后樱跟着最猛胜出了城。
  神乐有些疑估的看着奈落问:“这个人类……”
  “哼,人类?你真的认为她是人类?”奈落看着地上的那道痕迹哼笑道。
  神乐用扇子捂住下半张脸,看着那道痕迹陷入了沉思。如果向她劈去的力量再更为快些,那么还站在原地的她肯定会劈成两半,而且她并没有在那招式中感受到任何的妖力,有的只是浓浓的杀意,站便死,这是可以让敌人放弃战斗的杀意。
  —几天后—
  樱喂了几天的最猛胜,显然对这个工作熟练起来。刚把最猛胜喂了个小饱的樱漫步在丛林之中。好似因为是正午的缘故,樱感觉身体有些疲惫,便走到一棵大树下睡着了,睡着之前樱还在轻叹人类的身体真是脆弱什么的。
  当她再次醒来,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大群妖怪,离她不到五米的距离,想靠近这里却被淡淡的紫色结界所隔离。见她醒来,一只最猛胜向她飞过来并发出嗡嗡的声音。
  “这样吗?多谢你了。”说完话,樱刚想起身时发现了躺在她衣摆上的人类。樱又坐了回去,底下头观察着这个压着她衣摆的人类男孩。再看到这男孩身上的伤时,樱很确定,周围的这群妖怪应该就是追着他来的。
  樱将被男孩压住的衣摆抽出,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后,抽出腰间的阴刀,将集聚在她周围的妖怪全部斩杀。刀回鞘,樱微笑的看着盘旋在她头上的最猛胜道:“今天又加餐了。”
  其实最猛胜有些嫌弃地上的那些妖怪,这几天它带樱去斩杀的都是妖力较强的妖,这些它们都能自己杀掉的妖就有些嫌弃,不过既然是樱大人杀的,就凑合着当当夜宵吧。
  最猛胜发出满意的嗡嗡声。
  解决完妖怪后,樱跪坐下来看着倒在地上的那男孩的伤口。突发奇想的命令最猛胜帮她去找些绷带来。
  “嗡嗡嗡。”奈落大人不在的时候就听樱大人的!
  不过多久最猛胜就带回来一个药箱,樱打开药箱看到里边的药品感觉十分熟悉。将男孩的伤口用妖力把被妖怪咬伤所附着上的妖气吸出,再用酒精进行消毒。过程中,可能是酒精刺激到他的伤口产生痛感,小男孩有些痛苦的颤抖起来。樱用妖力附着在酒精上,减缓了一下男孩的痛苦。
  男孩感觉到伤口麻麻却又有些温暖的感觉,睁开了双眼。看到樱跪坐在他面前替他上药的样子,樱见他醒来对他笑了笑说:“醒了吗。”男孩看着这温暖的笑,渐渐放下了心中的警惕。
  樱将男孩的伤口抹上药后用绷带包扎好,男孩从地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下手脚。虽然还是有些疼痛,但是相比于之前来说好太多了。男孩对樱表示感谢,在看到周围妖怪尸体的时候,男孩将一直握紧的右手伸张樱。男孩张开右手,里面是一片四魂之玉,男孩有些紧张的说:“如果是像恩人那么强的话一定能保护好这块碎片吧。”樱接过男孩手中的碎片问:“你真的要将这个东西给我?”
  “嗯嗯,就当做给恩人的谢礼。”
  看着男孩对她挥手远去的背影,樱将碎片握在手中,跟随着最猛胜往回人见城的方向走。
  回到人见城,经过院子时看到了表面上在赏月其实在等她回来的奈落。樱走到奈落面前拍了拍他的肩:“没想到奈落大人居然有闲情逸致的在赏月。”闻言奈落将原来看着月亮的血红色眼睛落到樱身上。
  樱轻轻一笑,坐到奈落旁边,将手中拿着的碎片抛给奈落。
  奈落张开手掌接过碎片,原本淡紫色的碎片在接触他手掌的那一刻,变成了深沉的暗黑色。
  “其实是你故意让最猛胜带我往那个方向走的吧,这样才能碰到那个拿着碎片的人类。”
  “……”
  见奈落沉默不语,樱又说:“若不是你的命令,最猛胜张开的结界又岂会当那个人类进入。”
  “那你也没有杀了他,而且治疗了他,怎么了?难道是现在拥有人类身体的原因,让你有了怜悯之心吗?樱大人?”奈落血红色的眼睛略带嘲讽地看着樱。
  “只是突然想……”樱将覆盖在她额头的头发抚到后边:“其实你只是想给最猛胜加餐吧,无论是杀了人类或者妖怪。”
  “唉,奈落大人对你们真是宠爱啊。”樱对着最猛胜说。
  “嗡嗡嗡。”
  “……”
  “不是吗?奈落大人。”樱带着笑意站了起来:“我这个脆弱的人类要去休息了,回见。”
  奈落看着手中暗黑色的碎片,将碎片放到他那包含着狂跳不止的心脏的左胸。有了碎片的融入,心跳逐渐平缓起来,奈落看着樱远去的背影。他没想到在通过神无的镜子看到樱给那人类包扎时,鬼蜘蛛的心便开始狂跳不止。
  奈落想或许这个画面让鬼蜘蛛的心想到了桔梗。哼,桔梗,我奈落早晚要将你杀死,鬼蜘蛛之心我也会将它剔除。
  —tbc—

【奈她】当樱花盛开之时#3

  第三章
  樱因为要补充消耗的妖力,那一觉便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从床上爬起来的樱揉了揉双眼。她觉得睡觉的感觉很奇妙,从前对于拥有大妖怪血脉的她来说,睡觉不过是那些低等妖物才做的事,而樱他们的睡,便是修炼。
  当然,对于现在是人类的她来说,这么长时间不进食,肚子饿是理所当然的,所以肚子开始响起咕咕的声音。樱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便准备出门觅食,但是一打开门看到的是之前大发脾气的神乐。
  “?”
  “喂,你叫樱是吧,这是奈落让我给你带的午饭。”神乐展开手中的扇子往樱的房间里一挥,引来了一阵风,当风散去时,一桌饭菜出现在房间里。
  “快吃。”不知道奈落为什么带这人类回来,昨天神乐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并没有看到樱用妖力当做屏障挡住她风刃的事。说完这两个字后拔下她头上的羽毛,坐着羽毛走了。
  樱看着这桌菜陷入了沉思,最后还是吃了,因为实在饿到不行。搞定了一桌的菜,樱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当然吃饱了饭就要去干活,想到奈落给她布置的任务,将妖怪的尸体喂最猛胜什么的。不过当务之急是找一把趁手的武器,用妖力幻化的武器实在是太耗费体内的妖气了,不如利用一个媒介能更好的使用这身新妖力。
  樱想现在能得到武器最方便的方式当然是直接向奈落要,毕竟自己是他的手下不是吗。
  樱依据昨天的回忆来到这间属于奈落的房间,敲了下门,这门就自动打开。奈落看着神无手中捧着的镜子,在樱进屋子时分了她一个眼神道:“睡醒了吗?人类的身体还真是脆弱。”闻言樱伸了伸懒腰:“有点不习惯,对了你有没有什么趁手的武器。”
  “怎么,樱大人不是可以直接用妖力幻化成武器吗?”
  “……”樱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昨天在奈落面前装的b实在太耗妖力了,只是敷衍的回答:“有武器在身边比较方便,对了最好是刀剑之类的。”奈落闻言将视线转回到神无的镜子上,对最猛胜说让神乐把那把刀拿过来。神乐虽然恼怒奈落一天使唤她做事,但是自己的心脏还在那混蛋的手里,合上了手中的扇子,叹了口气后乖乖去取那把刀。
  在此过程,樱凑到奈落的旁边,她看向神无的镜子却没有任何东西问:“你在看什么。”奈落斜眼看了站在自己身旁的樱,开口:“神无。”
  神无手中镜子的镜片一闪,出现了画面,那画面里出现的是之前那场大戏的主角之一银发兽耳男。
  “这是……”
  “他叫犬夜叉,是我们的敌人。”奈落看着那银发兽耳男眼神里散发着收不住的轻蔑:“而那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小女孩见戈薇,能够发现四魂之玉碎片的存在。”
  “能发现四魂之玉碎片,你的目的不就是找到四魂之玉碎片吗,怎么不把她抓过来。”樱饶有兴味的看着戈薇,昨天就是她射出那散发着强大灵力的一箭,破了神乐的妖气。
  “让他们帮我奈落收集不是更好吗,我手中的四魂之玉可有他们不少帮助呢。”奈落说着伸出右手,展示出手中暗黑色的四魂之玉。
  樱看着那玉有些说不出的厌恶感,不过她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说:“这样啊,奈落大人真聪明。”
  神乐将刀拿过来了,奈落示意她给樱,并说:“这把刀叫做阴刀,给你使用吧。”
  樱接过刀,摸了下刀身,随后将刀拔出,拿起奈落的一束头发,轻轻一抹,就将奈落的头发割下来。“奈落,你介意让我砍一下吧。”
  “……神乐让她砍你。”奈落心里非常微妙,尤其是听到樱要拿他试刀时,嘴角狠狠的一抽,便开口让神乐去试刀。
  神乐觉得自己很委屈,昨天还挨了犬夜叉的一个风之伤差点死掉,今天不仅要被使唤,还要被砍,不过对方只是个普通的人类。神乐将扇子展开遮住自己的下脸道:“既然要试刀,那不如我们比试一下。”
  “好。”闻言樱点了点头,看着手中的刀的刀面,刀面映出樱的模样,虽然面容与当妖怪时一模一样,一样的右眼角下有一颗泪痣,但头发与瞳孔却是最普通的人类的模样。看着现在的自己,她想从死亡开始她便没有再好好战斗过了,而她最后一场战斗却是以失败告终的。
  樱与神乐走到这个屋子的庭院里,相对这站着。
—tbc—
让我的脑壳好好想想战斗场面

【奈她】当樱花盛开之时#2

第二章  大戏
  “我带你去看一场大戏。”奈落说完后,两人周身出现许多黑色的气体,将两人包围,当气体消失时,被包裹的两人也随着气体不见了踪影。樱看着淡紫色结界外围的黑色气体开口说:“这个黑色的东西好像有些眼熟。”樱怎么看怎么像那个曾经占据了西国某一处临海的章鱼妖怪。
  “瘴气吗?曾经吞噬的一只妖怪罢了。”奈落见她一脸好奇的样子便也很有耐心的解释。但话音刚落,结界外的瘴气逐渐消散开,映入两人眼帘的是一座人类的城池。虽说是人类的城池,但里面却没有一点人类的气息,反而更多的是妖气,还有血腥味。两人逐渐靠近那座城池,看到了一红一黑两只妖怪在对打。
  一只穿着红色衣衫披着银白色长发并且头上还有两只兽耳的半妖,另一只是露出狼尾巴扎着马尾的狼妖。樱一脸惊奇得看着那只狼妖,那只狼妖的速度超乎常人的快。
  “这便是四魂之玉的力量。”奈落说。
  “四魂之玉?就是你用这个东西将我复活的吧。”樱对这种拥有奇怪能力的东西不太感冒,但是已经用在她身上的东西,那便需要了解一番。
  “四魂之玉可以满足任何人或是妖的愿望,樱,你有什么愿望。”
  “愿望啊……好像没有吧……”
  “……”
  樱在两妖对打的时候,发现狼妖的右手上溢出浓重的瘴气的味道:“那个狼妖手上的东西是瘴气。”见她如此肯定的语气奈落哼笑道:“鼻子这么灵敏,难道你生前是犬妖吗?”
  樱摸了摸鼻子模凌两可的说:“可能吧。”
  此时,原来躺在地上的狼妖尸体,那只狼妖死去的同伴,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并且开始攻击双方人马。当众人有些疑惑时候,从城内某处出现了一名黑发手中拿着一把扇子的女子,但哪与奈落如出一辙的瞳孔代表着这个女子是个妖。
  这女子没出现的时候,樱便闻到了她的气味,与她身旁奈落的味道一模一样。樱有些好奇的用目光扫射着奈落,希望他能解释一下,当被炙热的目光注视着,原本在看好戏的奈落偏头看向樱眼睛好像在说:你又闻到什么了?
  “那个女妖的身上,充满着你的气息,母亲大人说过这种情况一般不是伴侣就是有血缘关系的。”奈落见她一脸八卦的样子,略带嫌弃的说:“她叫神乐,那只是我奈落的分。身。”闻言樱很明显的陷入了沉思,当然在两人聊天时,下方的城池中打得十分激烈。在屋顶上的人类女孩对着白色半妖发射弓箭时,沉默了一段时间的樱开口说:“她不会是你的孩子吧。”思来想去樱最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果。语不惊人死不休,奈落听完这句话之后神乐就被对方的大招劈了个正着。
  奈落:“……”
  “那个女孩很有意思嘛,明明发射弓箭的技术如此糟糕,但却又如此强大的灵力。”
  “走了……”见神乐坐上羽毛逃走后,奈落也控制着结界回到了一座城中的屋子里。奈落一脸沉默的走到窗边坐下,樱见他如此也走到他对面坐下,眼睛看着自己身前的奈落。
  此时,刚刚被银发半妖的大招劈了的神乐走进奈落所在的房间,并质问奈落,对方有可以令她致死的大招却没有告诉她。然后还生气的给了奈落几个风刃,风刃划破了奈落身上的衣服,却没有伤到奈落一点。而坐在奈落对面的樱肯定也受到了风刃的影响,她用妖力在她面前凝聚出一个屏障来挡住风刃。
  “脾气不小。”
  奈落站起身来,面对神乐伸出了右手,右手出现了一颗红色的珠子,随后奈落握紧了它。在握紧的同时神乐一脸痛苦的捂着左胸,奈落对她说教了一番后,就布置任务让神乐去做。
  “原来你是这么威胁别人帮你做事的?神乐的心脏在你那,那么我的心脏也……”樱捂着左胸,感受着里面的心跳。奈落没有回答她,房间内出现了一个全身都是白色的小姑娘,双手捧着镜子,眼神没有焦虑的看着前方。
  “这是神无,我的分。身,让她带你回房间,明天开始你的任务。”奈落话音刚落身后便飞出好几只巨蜂,它们围绕在樱的周围:“你以后的任务就是出城斩杀妖物,将尸体带回来喂食最猛胜,当然你想用人类的身体喂食也可以。”
  樱跟着神无走出奈落所在的屋子,看着身高只有到她腰的小女孩,樱开口道:“神无吗,看到你让我想到了我的弟弟。”神无没有回答她自顾自的往前走,走到一个屋子前时,神无停下了。门自动的打开了,里边很简单的摆放着几样用品,樱走进屋子环顾一周后,躺在了被子上。
  可能这个身体是人类的原因,使用了大部分妖力后需要用睡眠来补充,躺在被子里的樱没过多久便睡着了,神无看着睡着的樱将门关上。
  —tbc—

【奈她】当樱花盛开之时#1

奈她文,女主设定是杀生丸的姐姐,但是在杀生丸年幼的时候,就因为一场战争时犬大将的指挥失误导致了樱的死亡,樱的遗体也遗失了。奈落想要更强大的助力,机缘巧合下,用四魂之玉的力量将樱复活了。
被四魂之玉碎片复活的樱,虽然是人类的模样,人类的气息但是却能使用妖力。(给女儿开的金手指wwww)其实是初中就想写了但是懒_(:з」∠)_
ooc ooc ooc
第一章  复活
   樱感觉一阵刺痛,眼前的光全部化为黑暗。她这是死了吗,自己居然这么自负,一个人去面对那个大妖怪,父亲知道一定会骂死她吧,不过,好像她再也看不到父亲了吧。樱这样想着,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时间分割线————
     樱已经不记得自己在这片黑暗中呆了多久,自从自己死亡又过去了多久?在这片黑暗中,樱想到对自己期望非常的父亲、经常给自己穿新衣裳的母亲、还有那刚出生没多久的弟弟,但最后想到的是自己应该再也见不到他们。樱的心中弥漫着一股绝望,想闭上眼睛回避这片黑暗,但闭上眼睛后黑暗依旧。在这段时间里,樱有想过会有人将她从黑暗中救出去,但是给她回答的是无尽的黑暗。直到,一丝光明从她面前亮起。
     光!樱惊喜的想到,想伸手去触摸,但是在下一秒那道光又消失不见,樱有些失望,但也有些期望。一段时间后那道光又再一次出现,樱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慢慢的靠近那道光。
     此时,一个穿着狒狒皮的人,蹲在樱的面前,他的脸大半部分被狒狒皮遮住,只露出光洁的下巴,他正在将手中一片暗黑色的的碎片放入樱的胸口。
    “唔。”樱原本空洞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明,看着面前那个穿着狒狒皮的人道:“你……”
     “醒了。”那人看到樱苏醒便说。
     樱支起身体,太久没活动的身体因为刚刚得到的黑色碎片显得不是那么僵硬,樱将视线放到那个将他复活的人身上:“为什么?”
     “我当然是想要大人的助力。”
     “助力吗……可以。”只要能把我从那个黑暗中拉出来:“想要我做什么都行。”
     奈落没想到樱会如此简单的答应他,他到这里来,是因为感受到非常强大的妖气,这是大妖怪才有的气息。他追寻着气息来到这里,发现这个用结界保护的山洞,借助四魂之玉之力才得以破除洞口的结界。进入山洞中妖气最浓的地方,发现了一具尸体,虽然身上没有一丝活着的气息,但是这身体却如同或者的人一般。对人,这山洞中躺着一名黑发的人类,但是从她身体中溢出的妖气却是无法作假的。
     奈落想到了四魂之玉,他想用四魂之玉的碎片将她复活,如不能为他所用的话,便吞噬了她。
     此刻,奈落用着深沉的目光看着她,因为大半张脸都被狒狒皮包裹,只能看到他猩红的眼睛,樱被这种眼神看着并没有在意。活动了下身体,走到奈落面前问:“那么现在要我做些什么呢?”因为奈落将她复活之前,这具身体便是光,裸的。“现在还不需要你行动,你先去找一件衣服遮盖身体吧。”
     樱闻言点了点头,可能是因为生前为妖的缘故,衣服什么的都是用妖力幻化出来的,要不就是由母亲大人给她制作,话说母亲大人真的很喜欢给她做衣服。樱一挥手,想将妖力凝成衣服,却发现并没有用,再试了几次也没有,她感觉她身体里的妖力和从前的不太一样了,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却又说不出。
     变不出衣服后,樱将视线转到奈落身上披着的狒狒皮上。好像感觉到她灼热的目光,奈落开口道:“怎么,想要这个东西?”
     “是。”樱肯定的回答他。
     “呵,既然你想要便给你吧。”奈落将身上的狒狒皮脱下递给樱,接过狒狒皮用它将身体包裹住,眼神打量这刚刚露出面容的妖,或者说半妖。黑色海藻般的长发披散着,俨然一副贵公子的气质,那猩红色的眸子深沉的看着眼前的人,像是在算计些什么。
     “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奈落提了提嘴角,饶有兴味的看着樱。闻言,樱将目光收了回去,不过没过一会又对上了奈落猩红的眼睛:“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作为你的下属来说,这些是需要知道的吧。”
     “作为下属?你现在可没有一点作为下属的自觉。”奈落哼笑一声道:“我叫奈落。”
     “奈落?地狱的意思吗。”樱用手抚了抚下巴
略有所思的说:“不过。”樱向前走了一步离奈落更近了些,直视他的双眼:“多多指教啊,奈落大人。”
     “……”奈落沉默的看着眼前的这人,奈落将她从山洞中带到一条河的河边,樱看着水中的自己有些惊讶。脸虽然还是之前的脸张脸,但是自己的头发和眼睛都变成了黑色,这就是一个普通人类的样子。奈落也觉得奇怪,之前吸引他到来的那妖气,在樱复活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眼前的樱给他的感觉就是普通人类。
     “你真的是妖怪吗?”奈落从最猛盛手里结果一套人类女子的服装,抛给正在河边洗脸的樱。
     “当然。”樱甩了甩手上的水,接过衣裳。可能是复活了一段时间的原因,妖力有些积累,所以她可以用妖力在手上凝结出一把小刀,转了转手中的小刀后,将目光看向奈落,奈落看到她手上的刀陷入了沉思。
     樱看了看手中的衣裳,虽不如母亲大人做得好但还是不错的。将身上的狒狒皮脱下,开始穿奈落刚刚给她的衣裳。“你……”当她脱下狒狒皮时他第一眼看到的是樱腹部的那条伤痕。
     正在换衣裳的樱觉得一道炙热的目光看着她的肚子,她转头看向奈落,正好对上他的眼睛。樱摸了摸自己肚子上的那条疤道:“这可是将我杀死的人弄的。”因为一时轻敌,对那妖怪穷追不舍,还中了他的陷阱最后落得这个结果,真是……
     樱将衣服穿好走到奈落面前:“那么现在……”
     “跟我去看一场大戏吧。”奈落张开结界将两人包裹在里面,然后消失了。
   —tbc—